心心

骑猪闯天下:

【伊斯坦布尔(三)】突厥化的面孔

很多土耳其人看上去很像咱们这边的新疆人,可是维基百科上说:”土耳其人只有很少突厥血统,多数是安纳托利亚的希腊人、亚美尼亚人、库尔德人、阿拉伯人与波斯人,以及古代的赫梯、吕底亚人与后来巴尔干半岛的居民。但在文化心理认同上(一部分强行突厥化),土耳其人普遍接受自己是突厥人。“在聊天中感觉不少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(Genghis khan)的后代,他们所指的是铁木真或是其他大汗,我就耻于自己对那段历史的无知以及对这个领域英文单词的贫乏,不能深究了:(

我始终认为人是城市的灵魂,把他们放在城市空间里,城市有了灵魂,而人也有了活力,因而我很少去打搅他们,只是远远地观望,距离产生美,距离给予理解。可是在伊斯坦布尔,我着实违背了自己的这一原则,打搅了他们,跟他们聊天,拍下了他们的面孔。其实每一张照片背后都可以写一个故事,文字有时候略显苍白,记忆却是丰富而立体的,所以我也就偷懒,不多码字了。

----------

照片有裁剪:

M6, summicron 35/2, Trix 400, Efka 25。

大維:

【落滿春天的婺源】

今年的春天來得有點兒晚

我們所能做的卻只有心懷希望的等待

等待夜色退去,陽光普照

等待冬天過去,春暖花開

在這無盡的等待中

一縷風過,一朵花開,一季輪回,一路風景落滿塵埃

我們無能為力,只能等待

山裡的花兒雖還沒開盛

不過春天的氣息

已有些許徵兆

看那小路邊,水塘上,還有那白牆黑瓦的院落里

都有跡象表明春天即將落下

卡夫卡說:

我們就這麼躺著,或睡或醒,或夢或默默地唱,日復一日

好吧,我們也這麼躺著,唱著,等著

等憂傷漫過山崗,等青春散場,等春天滿落

圖:大維   文:小V  拍攝地:江西婺源 
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Fuji 160NS 120.

书里说驯鹿饿了就吃地上的苔藓,渴了就喝冰凉的泉水,脖子上挂着铃铛,走动起来发出好听的声响,这样它们在山里也不会走丢。现在驯鹿从书里走了出来,我终于见到了,它们是如此温顺,任由我们抚摸,喂食,和书里写的一样,还有希楞柱里的最后一位老酋长,她就是那本小说的原型。